汉阳门花园,武汉的岁月

文/��沟暮=� Rocky_LAJ

武汉人有一首歌,很小众,但大家都爱。武汉人开车,爱听陈哥的美食节目,坐在的士上面,经常听到这首《汉阳门花园》。外地人往往只能听懂几句歌词:冬天腊梅花,夏天石榴花,还有铫子煨的藕汤。

听着,就觉得武汉很美,有情有味。就算匆匆过客,看着长江的灯火,也有乡愁的感觉。这首用武汉话唱的歌,清新、安静,都不像平日里风风火火的武汉人。歌词中的汉阳门,民主路,现在都被按上了暂停键。虽然,长江依旧。每个人都没想到,武汉会这么安静。

一月的汉阳江滩,楚风从四面吹来。成群的芦花肆意飘摇。外来的人们走到汉阳门下,看长江大桥。在夜幕的霓虹中,知音号上响起声声鸣笛,这是繁忙的路口。

“铫子煨的藕汤,总是留到我一大碗。”武汉人一定都懂,这是属于我们家乡的味道,回家,好像就是一碗热腾腾的藕汤。我无数次在安静的时候带着耳机听着这温柔的家乡话内心酸涩,因为对武汉的感情,也因为冯翔大叔唱的家家。我已经没有爷爷奶奶家家和家爹了啊。老一辈都相继离开,好像过年的氛围都少了些,好像内心总是会突然想念。

“车子多,人也多,满街放的流行歌”“冬天腊梅花,夏天石榴花,过路的看风景,住家的卖清茶。”这些都会回来的。歌声、笑声、哭声、车声…声声入耳。一天、两天、三天、四天…天天寒冷。所以唱这首歌,会哭。听这首歌,也会哭。

汉阳门的花园,属于我们这些住家的人。我们的武汉,会好起来的,对吧?今天,全国的人都听到了这首小众的歌,这首用武汉话唱的歌。眼里衔着的泪,就像夜里的小雨,一点一滴,一点一滴。春天就会来了吧。在我们日新月异的土地上,很多事情变起来就像翻书一样快,但很多人仍然是奶奶和外婆一手带大的,更多人最初的成长都铭刻着这两位老人的印记,她们是我们童年永恒的记忆。

有人说越长大越孤单,但明明我们的朋友圈里闪烁着无数红点,有人说越成熟越坚强,但偏偏独自一人的时候我们连听首歌都会潸然泪下,我相信在冯翔婉转低回的歌声里,很多很多人会突然怅然失神。总有一些记忆,需要被安放,被珍藏,被镌刻,有些东西一定会留下来,只是方式不同的罢了。

这不是一首为了抗击疫情写的歌,但是,这样一个夜晚,翔叔的轻言细语,一定会让大家对于武汉、甚至对自己心灵的故乡有了另一种表达,我们其实是不需要豪言壮语的,因为大家的心在一起。没有一个冬天不能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,我们始终相信,明媚的阳光终会照亮这片土地,樱花会再次盛开,外地人为了看大桥会再次来到汉阳门,过早的人们依旧吃着热干面,大街小巷再次人声鼎沸,人们会摘下口罩,去自己想去的地方,见自己想见的人。

武汉加油,中国加油!无论这个冬天多么残酷,春天终将到来。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, 太多种情绪交融,哭过之后,我坚信,团结一心的国人是不可战胜的,我们会取得最后的胜利,那时候,我想去你的家乡,看车水马龙,看美丽的鲜花。 看武汉大学的樱花,登黄鹤楼揽胜,逛一逛户部巷,压一压江汉路,尝一尝正宗的热干面,听一曲翔叔的《汉阳门花园》,最好还能一起喝个酒,听说:“在武汉,�拥媚�斯事,是一顿虾子啤酒解决不了滴,尤其是勒个季节,放眼武汉大街小巷,到处是虾、到处是啤酒”……

文/��沟暮=� Rocky_LAJ

史境寻踪整理编辑出品